起名字好麻烦

一个用体重写文的人

一个小脑洞(●—●)

这些都是我看了一个大大的lof后想出来的

沈巍然屹立
赵云澜倒波随
祝红颜知己
大庆赏无厌
郭长城北徐公
楚恕之死靡它
林静观默察
汪徵羽之操
桑赞不绝口
老李郭同舟

巍然屹立:像高山一样直立在地上,不可动摇
澜倒波随:犹言随波逐流,比喻言行无标准
红颜知己:不含情感因素的男女最高境界友谊
庆赏无厌:令人百看不厌
城北徐公:美男子的代称
之死靡它:形容爱情专一,致死不变。也形容立场坚定
静观默察:不动声色,仔细观察
徵羽之操:音调高雅的琴曲
赞不绝口:不住口的称赞
李郭同舟:知己相处

一间茶馆4

*ooc,因为我没看过,请见谅π_π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或点击退出

各位客官里边请

民国到来之前的那一段时间既闲适,又黑暗。闲适的时候,就练练琴,唱唱戏,学学武功;黑暗的时候,就奔赴前线,摸起枪来就变得杀人不眨眼。直到1912年民国成立,我才又静下心来开起了我的茶馆。

我在大上海打拼了十几年,不说硬话,不做软事。对待兄弟该严的严,该赏的赏,倒也让我有了一定的名声,这来往的人便称我一声王老板。到了30年代,大上海灯红酒绿,气场张扬。穿旗袍的太太,在教会学校读英文的小姐,从外国留学回来的少爷都粉墨登场。我这茶馆也做了一番改造,白天是茶馆,晚上是酒吧。

晚上的酒吧吸引了不少年轻的豪门弟子,这杨修贤便是其中的一位。他呢,是杨家的小儿子,在外国学习画画,前两月刚回来。这小哥,长的与昆仑君相似,不过呢,他俩气质不同。昆仑君嘴角虽含笑,但自身带有神的威严,而这杨修贤则带着几分雅痞,四处沾花惹草。凡是他看上的猎物没有脱手的时候。最喜欢用气音问别人“你飞过吗?”说完还舔舔自己的唇。他的唇本就饱满鲜红,舔了之后上面泛着水色,衬得他人愈发色气,就像猎人迷惑着他的猎物一样。直到上次我店里的一姑娘问他“你坠过机吗!”他一愣,低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对那姑娘笑着说“我啊八百年都不会坠机的……”转身离开了。

有一天晚上,我店里来了一尊大佛,名唤罗浮生,这外号称玉面阎罗,是洪帮的二当家。我曾在他重伤时救了他一命,也算是生死之交,所以他平日常来我这儿喝酒。他一来,就把我店里的小姑娘是三魂没了两魂,都上赶着去伺候他。他也不拒,搂着一个姑娘寻了个地就开始和人调情。过了一会儿,杨修贤来了,在我这小店里四处散发魅力。看到罗浮生时眼睛一亮,似猎人一样紧紧的盯着他的猎物,只是不知这次究竟谁是猎人,谁又是猎物。“老板,来两杯威士忌。”他将不顾自己的皮夹克,将其中一杯洒在了自己身上,拿着另外一杯,摇摇晃晃的朝罗浮生走去。

我见那杨修贤超罗浮生的方向走去,便在心里想到“他俩真是有缘分。”杨修贤装似不经意的样子超罗浮生的怀里倒去,这杯里的酒也就刚好倒在了罗浮生的衬衣上。杨修贤怕是还不知道罗浮生的身份,竟胆大妄为得调戏他。而着罗浮生也不似平日霸道,只有这眼睛里偶尔的精光显示出他正乐在其中。他们两个磨蹭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这走之前,杨修贤还给了我个眼神,弄得我哭笑不得,这孩子怕是没意识到他撩的这位不是小白兔,而是大灰狼啊。

这往后连着几天我都没见着杨修贤,倒是罗浮生第二天过来了一趟,“等你看见杨修贤的时候让你的人过来给我报个信……”“怎么,他跑了啊。”“嗯。”“放心,到时肯定给你送信,毕竟你从他人刚来我这店里就盯上人家了,不是吗。”没过几天,这杨修贤就又来我这店里找他的小姐姐来了。而我的人早在他刚踏进这个屋子的时候,就已经跑去找罗浮生了。这边杨修贤刚找到一个猎物,还没开始撩呢,罗浮生便进来了,也不管杨修贤嘴里骂骂咧咧的,扛起杨修贤就转身出了我这店。我在心里替杨修贤的屁股默哀。

后来的几个月,罗浮生不管去哪儿都带着杨修贤。大上海一片风言风语,有人认为这罗浮生对杨修贤只是玩玩而已,还有人认为杨修贤是在利用罗浮生洪帮二当家的身份去做一些坏事……但是在我看来,这俩人分明就是动了真心。杨修贤不再去风月场合,罗浮生在打架的时候也开始小心自己;杨修贤一双画画的手,为了学会自保不让罗浮生担心,愣是染上了血迹,罗浮生一直来直去的脑子,为了和杨修贤有共同语言,愣是把关于绘画的书都背了下来,只为了下次和杨修贤看画展时有共同语言……他们都为对方付出太多。

大上海的风言风语一段时间就换了风向,罗浮生和杨修贤也乐的清净,所以他们没事就往我这跑。早上来了我这茶馆,选个房间,点上两杯茶。杨修贤掏出画板画画,他的画大多色彩艳丽,和他本人一样张扬,罗浮生就静静的看着,岁月静好。再后来,他俩相伴到老。而我作为局外人,提前离开了他俩所在的城市,平日里就电话联系,偶尔托人送去自家酿的酒和小甜食。最后,杨修贤先罗浮生一步走了,没过几个月,罗浮生也相思成疾,跟着他的步伐离开了。临死之前,他还叮嘱一定要把他和杨修贤葬到一起。我看惯了生离死别,但内心还是难受,不过我相信这俩人的缘分生生世世不会断。

一间茶馆3

*ooc
*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本文中人物与历史人物有出入,请见谅
*有一点点肉,前文铺垫超级多
*本文中的傅红雪已经知晓复仇的事只是一个误会,正在迷茫期,伯力也已经当上了王,匈奴与汉朝相安无事
 

我将这人安置在了客房。见他一直抱着手里的黑刀,便想给他取下来放在一旁。谁知,我这手刚碰到黑刀,这刀的主人便醒了过来。我的眼一花,刀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你是谁?”他沙哑的嗓音透露出了身体的不适,但他眼里的杀意告诉我,如果我有别的想法,他会在瞬间送我上西天。我在心里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啊,警惕性这么强。’他见我半天不说话,又将刀向我的脖子上靠了靠“快说!”啧,出血了“我叫王昊,是这家店的老板。你受了伤,倒在了柴房里,是我店的伙计救了你。”他又细细的观察了我一会,见我没有威胁,“砰”的一声昏倒在了床上。我又不能见死不救,便请了大夫来为他医治。

他昏迷了两天,我这两天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刀圣”傅红雪,毕竟这江湖上有黑刀的人只有他。看他受伤很严重,我也帮他换药,也给他喂药,谁知他这一睁眼,刀又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挣扎,只等着他清醒过来。我看他眼神逐渐清明,手里的刀也收了回去之后,便说“你这两日受伤严重,大病初愈,便先在我这小店休息。”“多谢。”“没事,我还希望你能帮我挡挡那些匈奴呢。”这话音刚落,店里的小伙计就喊“老板老板,那个匈奴又来了……”啧,这个乌鸦嘴。

我下了楼,看着面前这个人,一头的长卷发的也掩盖不住他的风流倜傥。“你咋又来了!”“哎呀,这不是想你店里那几样好的吃食了吗……”这说话的人叫伯力,是我店的常客,也算是我的朋友。我这店刚搬来的时候他就过来捧场,说什么这里对他有极大的吸引力。他刚来的时候我也很懵,因为又来了一个长的和昆仑山圣差不多的人。我在心里想着“这应该是转世吧!”知道我前两天看见傅红雪我才明白,这是孽缘!“哎哎哎,我给你说话呢!”“听见了听见了,我去给你做,你等着啊。”等我从后厨出来的时候,这傅红雪却和伯力打起来了!

好不容易把他俩制止下来,一问这打架的原因,让我哭笑不得。原来是这傅红雪束发的东西找不到了,便去找我要,于是他便散着头发去找小二问我的踪迹。谁知道这伯力以为这纤细的身影是个小姑娘,就调戏了他几句。然后,然后他俩就打起来了。这过了一段时间,加上伯力对傅红雪的死缠烂打,这俩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越混越熟,能说上话了,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伯力说,傅红雪听,并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伯力。偶尔还会出去赛马,比武,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傅红雪胜。作为旁观者,我发现这二人的氛围越来越不对劲,愈来愈像当年裴文德和花无谢周围的氛围。不过当局者迷啊……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直到那天晚上,这傅红雪不知在哪儿中了情毒,我这儿刚想告诉他这伯力在他的房间里,他便跌跌撞撞的回了房间。我一看这事不对,就提前打烊。我刚走到房间门口,想问问要不要凉水的时候,就听见了伯力喊“小雪,你冷静一……唔。”嘛,看来不需要了。然后我就做了一个特别错误的决定,我回了自己房间,这房间隔音不好,然后我就被迫听了一晚上墙角。
“伯力,伯力,你摸摸好不好,我好难受,嗯~”

“就这一次,不是你别扒我衣服,哈,别舔,别舔了~”

“我就蹭蹭,我不进去,我真的不进去……”

大概过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候,那边又传来了声响

“你,你弄完了,我走了……啊,你别,你不是出来了一次了吗,怎么又【哔】了!呃啊,你把手指拿出去,拿出去啊……”伯力带有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

“伯力,忍忍,忍忍就好了,我心悦你,我心悦你……”我听到了傅红雪压抑的声音以及那边传来的几声甜腻的闷哼。“是这儿吗……”

“不要了,我不要了,你拿出去,快拿出去啊……呼呼……疼,太大了,不要了……”挣扎的声音渗入了我的耳朵

“伯力,忍忍,还有一点……”

一声闷哼“哼,太深了,太深了,你别动,让我缓缓,呼,呼……我,我也心悦你……啊~你慢点,太快了~”

然后我听到床不停的在响,其中还夹杂着伯力哼声以及傅红雪的喘息声。终于,天也快亮了,那边终于也停了,我也差不多要开店了。心里难受,想哭π_π

这巳时的时候,傅红雪下来了一趟,看见我浓厚的黑眼圈时愣了愣,这耳朵瞬间就红了。我挂着虚伪的笑把清淡的小菜和温粥放到他手里,然后笑着告诉他“小心睡眠不足!顺便把你屋里收拾干净!”他慌乱的点了点头。这第三天我才看见伯力下楼,还要傅红雪搀着。“恭喜二位,祝二位白头偕老啊,顺便把房费结一下(눈_눈)”

他俩这婚礼是在我这儿办的,只有他们的好朋友在这,我看他俩的笑容灿烂突然想起这很久之前伯力曾对我说“我觉得吸引我来你这家店的人就是他,只不过他来晚了,我来早了……”

我在这里待了十年的时间,看他们过的很好,便离开了这里,不过一直保持了书信来往。知道他们两个都死了,我才返回大漠去祭拜他们。后来啊,不管我搬去哪儿,这个习惯一直没停。直到民国时期来临。


关于傅红雪

那个,各位。你们想给傅红雪配个啥子对象。
请务必有个留言,不知道他和谁配了
谢谢各位大爷了_(:з」∠)_
如果说给的对象很多的话我需要抽签决定_(:з」∠)_

一间茶馆2

*ooc,本文中民风开放,接受断袖,但只有小部分
*第一次写文见谅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不会写打架咋治
*在本文里他们的妖血被某位神仙医治好了٩( 'ω' )و 
谢各位客官的捧场

我是在京城看见的裴文德。

当时我正在高台上说书,这突然就背后发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我这说书的声音小了不少,这耳边吧似传来了幻听,还隐隐约约听不分明。当即便说“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这手中的醒木一拍,便急匆匆地下了台。我向这东南角方向走去,这东南角方向上的蜡烛不知被谁点上,冒着绿油油的光。我这还正迷糊着,便听见了一声惨叫。当即回头一看,吓了我一跳。

这屋里有一股黑气,包裹着两人。那俊秀的公子,水灵的丫鬟,眼睛上翻,头发变得花白,脸上的皱纹立显,面色苍白。不多时,便化为了干尸。再定睛一看,这两人的血液都被那团黑雾所吸收。恐惧在人群中蔓延,不知谁大喊了一句,所有人便向门外冲去。我也不例外,只是在这门外我看到了一个人,顿时停住了脚步。这人剑眉星目,双唇紧抿,眉间微蹙。红黑色的劲装将这人宽肩细腰长腿显现出来,头戴乌色高帽,这身后背的剑更是让他显得凌然不可侵犯。这是裴相的儿子,裴文德,缉妖司首领。不过,这相貌,怎么和昆仑山圣如此相像?算了,这世间长的像的人这么多呢。不想了,不想了。

正当我发愣的时候,这缉妖司的诸位早已做好了准备,他们都在自己的武器上抹上掌心血。而那只黑雾也早已化为实体。青面獠牙,嘴里还淌着粘液,落到地板上还腐蚀出了几个坑洞。见这裴首领紧握其刀,直直的冲向那个怪物。而远处的阿仑将数枚小刀射向目标,那个年纪较小的梅席地而坐,双手掐诀,那怪物周边形成了一个光圈,这怪兽出不去,而那缉妖司的诸位却可以进去,那手拿双刃的阿昆,肩抗斧头的哑巴都加入了战局,而远处的老白则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将怪物一箭射杀。这缉妖司的各位配合默契,不一会便将那怪物斩杀。

正当我喘了一口气时,这花家二少爷花无谢跑了过来。要说这花二少吧,天姿极高,文武双全,长的也是深的这小女生的心意。此时却不注意形象的大喊大叫“裴大哥,裴大哥,你回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来来来,赶紧让我看看你受伤了吗……”而他口中的裴大哥,在看到他的时候,眼里的冷冽瞬间消失,换成了数不尽的温柔,嘴边似挂上了笑意,好像是对无谢的关心十分受用。“裴大哥,你最近还有妖要除吗?如果没有的话,你就去我花府,上次酿的青梅酒还没喝呐。”“好,我先去朝廷复命,回来再说。”

缉妖司一行人转身离去,刚才没喝完茶的接着喝,没聊完天的接着聊。只有这花二少仍痴痴的站在那里,盯着那远去的裴首领的背影,眼里有一种复杂的情感在翻涌,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不多时裴首领便回来了,直奔花府而去。不过听花府的丫鬟说,那天晚上,她们路过花二少门口的时候,听见了压抑的哭声,还有几声闷哼,嘴里还说不要了不要了,太快了。吓得她们没敢继续听下去,就赶紧溜了。这第二天,裴首领便领了任务,离开了京城,而这花二少,也有一段时间没出来玩了。

过了一段日子,听旁人说这花二少离家出走了,说是要去找裴首领讨个说法。我一愣,又闷闷的笑了几声。这花二少离家出走了没几日,便被裴首领给领了回来,这同时吧,还带来了十里红妆,气的裴相不轻。罚他在祠堂跪了三天三夜,见他心意已决,便应了他。而这花二少本就受花府宠溺,虽然也被花家老祖宗惩罚,但他表示“我与裴哥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心悦他,他也心悦我。我们两个人都不怕这世俗的目光,我们要的只有对方!”无奈之下,这花家也同意了这门亲事。

不过说实在的,他俩这婚礼可以说是惊动了全京城,豪华而隆重。因为是两男子结婚,所以啊,这二人皆骑的是高头大马。这裴首领也不似往日那样冷冰冰的,而是面带微笑,心里充满了爱恋;而这花二少呢,本就白皙的的脸上飘着两朵红霞,更衬的他貌美如玉。这俩人的婚礼引起了不少少女的哭泣,为什么?因为最好的两个人都结婚了,无数少女只能掩面而泣了。

这二人的婚姻直到他们死亡还甜甜蜜蜜的。算了吧,我在心底祝你们下辈子也白头偕老,永不分离。这后来,我便将北居移到了大漠边上。过了两日,我的小伙计在茶馆的柴房里捡到了一个人,一袭黑衣,手里紧紧的抱着一柄黑刀。我听小伙计说他怪可怜的,便将他安置在房间里,这一看脸,顿时就愣在了原地,这人,怎么长的和花无谢差不多啊!?算了,等他醒了再说吧😊

一间茶馆

*ooc

*第一次写文见谅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时间线很乱,bug请忽略
*借用了一些原文,因为我是在不会写那一段了,对不起

我叫王昊,经营着一家茶馆,名字叫北居。我吧,曾得过奇遇,所以啊这面上与常人无异,可这芯里却是连阎王爷都不收,因此活了好些年份。这茶馆吧,就经常搬来搬去的。(原因?我害怕我不会死的事被一些奇奇怪怪的研究所知道。)倒是知道了不少故事。

这上古时期,诞出了大荒山圣昆仑君。后女娲造人,地下污物尚未沉静,人类自出生便有了原罪。这使的爆发了第一次神魔大战。这次大战后,我便在蓬莱山脚下开了一家茶馆。

一日,两位男子迈入了店门。这高一点的一袭青衣,眉目精细,气韵传神,长发曳地,嘴角似乎带笑。这矮一点的则黑发黑眼,身上披着一件不知是谁给的粗布麻衣,赤着脚,紧紧地跟在这青衣男子的身后。我便上前为他们二位倒了一壶水。这青衣男子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他盯着我,我便在心里感到战栗。他将水一饮而尽,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那矮一点的看向青衫男子时充满了孺慕之情,但其中还夹杂着爱恋,看向我时,眼中充满了暴虐与冷漠。我感到害怕,想要逃离,却在这股视线中无法运动,甚至于无法呼吸。青衫男子起身离开,那小男孩便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而此时的我扶着最近的桌子滑到了地上。这两人究竟是谁?这如果在寻常年代我可能还会细细的想一想,不过最近的我不会想这些,因为我要逃离这里。

原因?在这二人到来之前,共工与颛顼打了一架,共公不敌颛顼,便与神龙一头撞向了不周山。导致伏羲大封破损,大不敬之地的幽冥十万恶鬼同哭。此后,鬼族食人饮血,无所不为。

我一步一叩首的走上了蓬莱,只一眼,便看见了那一袭青衫,此时的他,一动不动,宛如雕塑,直到西边来了一位背着药筐的老人,他才睁开了眼睛,低声说了一句“神农。”而后他便让人族退下。我走在了最后,内心的好奇让我感到难受,于是我便悄悄的返回,找了一出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这大荒山圣此时受了神农一巴掌。而后,那小孩露出了尖锐的指甲,就要向神农攻去,这昆仑君便拦住了他。他与神农开始讲话,因我听不清,所以迅速的离开了。

这后来的十天,充满了压抑,星辰崩乱,洪水上涨,巫妖二族矛盾爆发,而后结为联盟。神农在一片灾难和殉葬的歌声中从天地玄黄开始讲起。女娲终于补上了天,却也精疲力尽,鬼族横扫大陆,天幕将塌。女娲化为后土,堵住伏羲大封,可仍蠢蠢欲动。我在这一片混乱中,不小心遇到了昆仑君,不过他应该是没有看见我,因为此时的他,在对那个小男孩说话。

“你不愿为鬼族,我便成全你。”说完,昆仑君转了过来,却见他的身体几乎已经透明,脸色如雪般苍白,昆仑君忽然一抬手,宽大的袍袖卷起清风,一朵灿若星辰的火团被收进了他掌中:“……拿着。”

少年双手捧过来。

“这就是我左肩魂火,”昆仑君满头的冷汗,却依然面带微笑,“我……我再给你一样东西。”

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一根银色的长筋被他从自己身上抽了出来——世上再没有比扒皮抽筋再苦,少年鬼王的眼圈都红了,昆仑君却仿佛无知无觉:“拿着昆仑神筋,从此你就可以从大……大不敬之地脱胎出来,列入神籍……”

“你……你替我镇住四柱。”昆仑低低地一笑,“有女娲轮回晷,伏羲山河锥,还有……功德古木的功德笔,我最后再给你一件……”

“昆仑!”

昆仑君伸出拇指捧起他的脸,轻轻地说:“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既然神农氏甘为凡人,放弃神籍,我就替他再加上一件,让他悲天悯人到底……”

他说完,呕出一口心头血,落到手中,化为殷红殷红的一片灯芯,在鬼王面前的大荒山圣越来越透明,越来越衰弱,末了消失殆尽,剩下一盏通体雪白的煤油灯,角落上刻着两个字——镇魂。

未灼已化之魂,镇魂灯。

至此,天柱重起,四圣聚齐,三圣消散,四皇无踪。而那位强生了人格的少年,也就是鬼王,此时担起了守护四大天柱的责任。而我,在这场灾难中活了下来,也因此遇到奇遇,致使我不老不死,但仍为肉体凡胎。

灾难过后,我便下了蓬莱,,寻了一处好地方,重新开起了我的茶馆。而我再也没有遇见鬼王,也不知道他的消息。又过了很长时间,我遇见了裴文德。

tbc٩( 'ω' )و 
那个,我用了很多原文,实在是对不起😇,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写了,害怕把原著写毁了。实在是对不起。

ps  那啥,出二了,各位客官去看看嘛(๑>؂<๑)

不想起名字的小段子

*真的超级短
*虐
*rps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单恋一枝花
  

  白宇要和他相处好几年的女友结婚了。

   做为他的好兄弟,朱一龙也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朱一龙看着白宇,压抑着内心的苦闷,充分的发挥了他的演技,他笑着说“祝二位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他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但是当司仪询问新娘,你是否愿意做他的妻子时,他仍在心里默默念到“是的,我愿意。”但他表面仍挂着得体的微笑。

    毕竟,朱一龙和白宇是最好的兄弟,这一点永不会变。

如果bygg去演盗笔

如果说,by在盗笔里参演并且与zyl有对手戏,我对天发誓,我手抄盗笔

同一片大地,同一个配方,不变的味道

布鲁斯是个出场自带背景音乐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