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字好麻烦

一个用体重写文的人

我emmm
没学过美术,
所以,
人体结构比较奇怪
见谅

关于我爱你

猜猜这是那一对

“我爱你。”


“你脑子进水了。”



“还是蓝氪好用。”


关于我爱你

猜一猜这是那一对

“……”

“我爱你。”

“……”

“我爱你啊。”

超人的标志在墓碑上红的让人窒息。


关于我爱你

来来来,各位,都来猜猜这是那一对超蝙吧

“我爱你。”

“我爱你。”

紫光掩埋了真相


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段子

超蝙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不义超蝙

“我爱你。”

“我曾经爱你”


关于毒液

看完毒液在看lofter,感觉自己肾不太好囧rz


一个小脑洞(●—●)

这些都是我看了一个大大的lof后想出来的

沈巍然屹立
赵云澜倒波随
祝红颜知己
大庆赏无厌
郭长城北徐公
楚恕之死靡它
林静观默察
汪徵羽之操
桑赞不绝口
老李郭同舟

巍然屹立:像高山一样直立在地上,不可动摇
澜倒波随:犹言随波逐流,比喻言行无标准
红颜知己:不含情感因素的男女最高境界友谊
庆赏无厌:令人百看不厌
城北徐公:美男子的代称
之死靡它:形容爱情专一,致死不变。也形容立场坚定
静观默察:不动声色,仔细观察
徵羽之操:音调高雅的琴曲
赞不绝口:不住口的称赞
李郭同舟:知己相处

一间茶馆4

*ooc,因为我没看过,请见谅π_π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或点击退出

各位客官里边请

民国到来之前的那一段时间既闲适,又黑暗。闲适的时候,就练练琴,唱唱戏,学学武功;黑暗的时候,就奔赴前线,摸起枪来就变得杀人不眨眼。直到1912年民国成立,我才又静下心来开起了我的茶馆。

我在大上海打拼了十几年,不说硬话,不做软事。对待兄弟该严的严,该赏的赏,倒也让我有了一定的名声,这来往的人便称我一声王老板。到了30年代,大上海灯红酒绿,气场张扬。穿旗袍的太太,在教会学校读英文的小姐,从外国留学回来的少爷都粉墨登场。我这茶馆也做了一番改造,白天是茶馆,晚上是酒吧。

晚上的酒吧吸引了不少年轻的豪门弟子,这杨修贤便是其中的一位。他呢,是杨家的小儿子,在外国学习画画,前两月刚回来。这小哥,长的与昆仑君相似,不过呢,他俩气质不同。昆仑君嘴角虽含笑,但自身带有神的威严,而这杨修贤则带着几分雅痞,四处沾花惹草。凡是他看上的猎物没有脱手的时候。最喜欢用气音问别人“你飞过吗?”说完还舔舔自己的唇。他的唇本就饱满鲜红,舔了之后上面泛着水色,衬得他人愈发色气,就像猎人迷惑着他的猎物一样。直到上次我店里的一姑娘问他“你坠过机吗!”他一愣,低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对那姑娘笑着说“我啊八百年都不会坠机的……”转身离开了。

有一天晚上,我店里来了一尊大佛,名唤罗浮生,这外号称玉面阎罗,是洪帮的二当家。我曾在他重伤时救了他一命,也算是生死之交,所以他平日常来我这儿喝酒。他一来,就把我店里的小姑娘是三魂没了两魂,都上赶着去伺候他。他也不拒,搂着一个姑娘寻了个地就开始和人调情。过了一会儿,杨修贤来了,在我这小店里四处散发魅力。看到罗浮生时眼睛一亮,似猎人一样紧紧的盯着他的猎物,只是不知这次究竟谁是猎人,谁又是猎物。“老板,来两杯威士忌。”他将不顾自己的皮夹克,将其中一杯洒在了自己身上,拿着另外一杯,摇摇晃晃的朝罗浮生走去。

我见那杨修贤超罗浮生的方向走去,便在心里想到“他俩真是有缘分。”杨修贤装似不经意的样子超罗浮生的怀里倒去,这杯里的酒也就刚好倒在了罗浮生的衬衣上。杨修贤怕是还不知道罗浮生的身份,竟胆大妄为得调戏他。而着罗浮生也不似平日霸道,只有这眼睛里偶尔的精光显示出他正乐在其中。他们两个磨蹭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这走之前,杨修贤还给了我个眼神,弄得我哭笑不得,这孩子怕是没意识到他撩的这位不是小白兔,而是大灰狼啊。

这往后连着几天我都没见着杨修贤,倒是罗浮生第二天过来了一趟,“等你看见杨修贤的时候让你的人过来给我报个信……”“怎么,他跑了啊。”“嗯。”“放心,到时肯定给你送信,毕竟你从他人刚来我这店里就盯上人家了,不是吗。”没过几天,这杨修贤就又来我这店里找他的小姐姐来了。而我的人早在他刚踏进这个屋子的时候,就已经跑去找罗浮生了。这边杨修贤刚找到一个猎物,还没开始撩呢,罗浮生便进来了,也不管杨修贤嘴里骂骂咧咧的,扛起杨修贤就转身出了我这店。我在心里替杨修贤的屁股默哀。

后来的几个月,罗浮生不管去哪儿都带着杨修贤。大上海一片风言风语,有人认为这罗浮生对杨修贤只是玩玩而已,还有人认为杨修贤是在利用罗浮生洪帮二当家的身份去做一些坏事……但是在我看来,这俩人分明就是动了真心。杨修贤不再去风月场合,罗浮生在打架的时候也开始小心自己;杨修贤一双画画的手,为了学会自保不让罗浮生担心,愣是染上了血迹,罗浮生一直来直去的脑子,为了和杨修贤有共同语言,愣是把关于绘画的书都背了下来,只为了下次和杨修贤看画展时有共同语言……他们都为对方付出太多。

大上海的风言风语一段时间就换了风向,罗浮生和杨修贤也乐的清净,所以他们没事就往我这跑。早上来了我这茶馆,选个房间,点上两杯茶。杨修贤掏出画板画画,他的画大多色彩艳丽,和他本人一样张扬,罗浮生就静静的看着,岁月静好。再后来,他俩相伴到老。而我作为局外人,提前离开了他俩所在的城市,平日里就电话联系,偶尔托人送去自家酿的酒和小甜食。最后,杨修贤先罗浮生一步走了,没过几个月,罗浮生也相思成疾,跟着他的步伐离开了。临死之前,他还叮嘱一定要把他和杨修贤葬到一起。我看惯了生离死别,但内心还是难受,不过我相信这俩人的缘分生生世世不会断。

一间茶馆3

*ooc
*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本文中人物与历史人物有出入,请见谅
*有一点点肉,前文铺垫超级多
*本文中的傅红雪已经知晓复仇的事只是一个误会,正在迷茫期,伯力也已经当上了王,匈奴与汉朝相安无事
 

我将这人安置在了客房。见他一直抱着手里的黑刀,便想给他取下来放在一旁。谁知,我这手刚碰到黑刀,这刀的主人便醒了过来。我的眼一花,刀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你是谁?”他沙哑的嗓音透露出了身体的不适,但他眼里的杀意告诉我,如果我有别的想法,他会在瞬间送我上西天。我在心里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啊,警惕性这么强。’他见我半天不说话,又将刀向我的脖子上靠了靠“快说!”啧,出血了“我叫王昊,是这家店的老板。你受了伤,倒在了柴房里,是我店的伙计救了你。”他又细细的观察了我一会,见我没有威胁,“砰”的一声昏倒在了床上。我又不能见死不救,便请了大夫来为他医治。

他昏迷了两天,我这两天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刀圣”傅红雪,毕竟这江湖上有黑刀的人只有他。看他受伤很严重,我也帮他换药,也给他喂药,谁知他这一睁眼,刀又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挣扎,只等着他清醒过来。我看他眼神逐渐清明,手里的刀也收了回去之后,便说“你这两日受伤严重,大病初愈,便先在我这小店休息。”“多谢。”“没事,我还希望你能帮我挡挡那些匈奴呢。”这话音刚落,店里的小伙计就喊“老板老板,那个匈奴又来了……”啧,这个乌鸦嘴。

我下了楼,看着面前这个人,一头的长卷发的也掩盖不住他的风流倜傥。“你咋又来了!”“哎呀,这不是想你店里那几样好的吃食了吗……”这说话的人叫伯力,是我店的常客,也算是我的朋友。我这店刚搬来的时候他就过来捧场,说什么这里对他有极大的吸引力。他刚来的时候我也很懵,因为又来了一个长的和昆仑山圣差不多的人。我在心里想着“这应该是转世吧!”知道我前两天看见傅红雪我才明白,这是孽缘!“哎哎哎,我给你说话呢!”“听见了听见了,我去给你做,你等着啊。”等我从后厨出来的时候,这傅红雪却和伯力打起来了!

好不容易把他俩制止下来,一问这打架的原因,让我哭笑不得。原来是这傅红雪束发的东西找不到了,便去找我要,于是他便散着头发去找小二问我的踪迹。谁知道这伯力以为这纤细的身影是个小姑娘,就调戏了他几句。然后,然后他俩就打起来了。这过了一段时间,加上伯力对傅红雪的死缠烂打,这俩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越混越熟,能说上话了,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伯力说,傅红雪听,并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伯力。偶尔还会出去赛马,比武,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傅红雪胜。作为旁观者,我发现这二人的氛围越来越不对劲,愈来愈像当年裴文德和花无谢周围的氛围。不过当局者迷啊……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直到那天晚上,这傅红雪不知在哪儿中了情毒,我这儿刚想告诉他这伯力在他的房间里,他便跌跌撞撞的回了房间。我一看这事不对,就提前打烊。我刚走到房间门口,想问问要不要凉水的时候,就听见了伯力喊“小雪,你冷静一……唔。”嘛,看来不需要了。然后我就做了一个特别错误的决定,我回了自己房间,这房间隔音不好,然后我就被迫听了一晚上墙角。
“伯力,伯力,你摸摸好不好,我好难受,嗯~”

“就这一次,不是你别扒我衣服,哈,别舔,别舔了~”

“我就蹭蹭,我不进去,我真的不进去……”

大概过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候,那边又传来了声响

“你,你弄完了,我走了……啊,你别,你不是出来了一次了吗,怎么又【哔】了!呃啊,你把手指拿出去,拿出去啊……”伯力带有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

“伯力,忍忍,忍忍就好了,我心悦你,我心悦你……”我听到了傅红雪压抑的声音以及那边传来的几声甜腻的闷哼。“是这儿吗……”

“不要了,我不要了,你拿出去,快拿出去啊……呼呼……疼,太大了,不要了……”挣扎的声音渗入了我的耳朵

“伯力,忍忍,还有一点……”

一声闷哼“哼,太深了,太深了,你别动,让我缓缓,呼,呼……我,我也心悦你……啊~你慢点,太快了~”

然后我听到床不停的在响,其中还夹杂着伯力哼声以及傅红雪的喘息声。终于,天也快亮了,那边终于也停了,我也差不多要开店了。心里难受,想哭π_π

这巳时的时候,傅红雪下来了一趟,看见我浓厚的黑眼圈时愣了愣,这耳朵瞬间就红了。我挂着虚伪的笑把清淡的小菜和温粥放到他手里,然后笑着告诉他“小心睡眠不足!顺便把你屋里收拾干净!”他慌乱的点了点头。这第三天我才看见伯力下楼,还要傅红雪搀着。“恭喜二位,祝二位白头偕老啊,顺便把房费结一下(눈_눈)”

他俩这婚礼是在我这儿办的,只有他们的好朋友在这,我看他俩的笑容灿烂突然想起这很久之前伯力曾对我说“我觉得吸引我来你这家店的人就是他,只不过他来晚了,我来早了……”

我在这里待了十年的时间,看他们过的很好,便离开了这里,不过一直保持了书信来往。知道他们两个都死了,我才返回大漠去祭拜他们。后来啊,不管我搬去哪儿,这个习惯一直没停。直到民国时期来临。


关于傅红雪

那个,各位。你们想给傅红雪配个啥子对象。
请务必有个留言,不知道他和谁配了
谢谢各位大爷了_(:з」∠)_
如果说给的对象很多的话我需要抽签决定_(:з」∠)_